'); })();

沦落的青春:第五章

推荐人: 来源: 亚博体育ios官方下载阅读网 时间: 2015-03-17 12:46 阅读: 次
  第五章

  当我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迟到了,闹钟早已在桌子上跳了半天,但是我对此一点感觉也没有,睡得就像吃了迷药的一样。

  我还没穿好衣服就急急忙忙地离开了,当出了大门时我才发觉脸还没有洗,但这一切都顾不上了。

  我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学校里,想必这样的速度是除了昨晚以外都从不能见到的。

  当时学校已经上课了,到处都可以听见读文言文和念英语单词的声音。我生平最恨的就是学英语,我以为中国人是大可不必学英语的,即使要学,只要那些需要用英语的人学就行了,因为抗锄头种地是不用说一句“oh my god”的。

  我走到教室门口时,发现语文老师已经呆在里面了。当时他正端坐在黑板面前的一张凳子上,就像看着一群劳改犯在下面干活一样。我想,要是我突然跑进去的话一定会被他望见的,而站在外面也难免被校长发现,到时候恐怕就又要扫一个星期的地了。想罢,索性就走着进去。

  的确,当我想着走进去的时候我就已经走进去了,语文老师在上面望着我,从眼镜里面露出的一双眼睛盯盯的看着我,就像看着碗里的一只长脚蚊子一样。

  我自顾走到座位上,然后瞧了老师一眼后就坐下了,当时全班同学哄然大笑起来,只有语文老师坐在上面挥然不动。

  被这一笑,我便有些不自在,想拿本书出来应付一下,但是我从桌箱里面一摸,空空如也,我才记起我忘记背书包了。

  此时坐在后面的吴明推了推我,然后把一本语文书递给我,我赶紧把书摆在桌子上,念了起来: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然而又是一阵哄然大笑,原来当时读的不是《关雎》,而是《登黄鹤楼》,你应该知道我最恨的就是这篇文章了。

  语文老师把眼镜从鼻梁上拉了下来,瞅了我一眼,于是我赶紧把课本翻到了《登黄鹤楼》,跟着念了起来。

  小城毕竟是小城,只要有什么事总会在一天之内传个遍。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昨天的事已经人人皆知了,甚至连一向闭目塞听的警察同志也闻风赶来,当然当他们赶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也就是现在。

  当时我们刚下了第二节课,刚一下课他们就进来了,带头的是学校的校长,校长一进门就问:“王若西和吴明在吗?”

  当时我以为只有校长而已,所以豪爽地举起手来,应道:“在。”

  “出来一下。”

  我毫不犹豫地出去了,吴明也一样。但是当我们出去的时候才发觉是警察同志找上门来了。当时他们都职业性而习惯性地躲在墙后面,一看到我们就立刻冲了过来。我想,假如我们已经满18岁的话,那么他们一定会朝我们的脑袋上敲几下,以显得他们是警察的。

  我们出来后,他们就让我们跟着他们走。你知道小时候老师就让我们听警察叔叔的话,所以我们就老老实实的跟着,一直跟到上了车为止。你应该知道,那是真正的警车,一点山寨的嫌疑也没有。小时候我就一直想,想有一辆属于自己的车,当然目的并不是为了找一个好看爱钱的老婆,而是我喜欢速度的感觉,我喜欢飞一般地冲到某个地方去。当然,那个地方并不是派出所,而是小城之外的某个地方,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地方。

  汽车发动了,发动机颤抖的感觉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我喜欢这样的感觉。

  我们就这样被拉到了派出所里,这种拉人的感觉就有点像拉猪的感觉。

  城关镇派出所是小城唯一一个派出所,因为是“唯一”所以就被建在县政府旁边了。因为这样距离领导近,当领导发生意外的时候可以随时出动,解救领导于水火之中。当然这样也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犯人被抓来后就被放在领导的旁边了,对领导的生命财产产生了威胁。

  我们下车后就被带进了一间屋子里,里面鬼魂似的飘着几个警察同志。后来我又在一张桌子后面发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他就是害得我们扫了一个星期的地,给我们下战书的家伙,当然我今天上课的时候刚刚打听到了他的名字:何肖肖。

  他娘的,真是一个欠“削”的家伙。

  在何肖肖的旁边依然是那个女人——大概是何肖肖他娘——她一见到我们就激动起来,撸起袖子要向我们冲来,但后来被两个民警拦住了,于是她只得隔着桌子在那里破口大骂,从她的骂声里大概可以知道她也是学过文言文的,而且多多少少懂点英语——文化人——也难怪骂人那么厉害。

  我环视了一周,发现整个屋子里都是乱糟糟的,其中在一堵墙的上面还横着一根钢管,几个不良少年便被手铐拷在了上面。他们蹲在地上,一只手悬挂在钢管上,十分可笑的样子。然而不多时,我们也被拷在上面了。当时我和吴明正站在屋子里,不知道从那里飞来了一脚,就将我们踢到墙边去了。

  “蹲下!”

  随后一个民警过来将我们拷上。同那些不良少年一样,我们也蹲在墙脚边上,一只手挂在钢管上,我们彼此望着,你应该知道这样的情形是十分讽刺而十一分可笑的。

  我看着何肖肖和那个女人被带到一张桌子旁边去了,然后在民警的“指点”下填了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边填还边往我们这边看,不时还用一根手指指着我们。

  他们填完后就离开了,那个女人在离开的时候还不忘用手指往我头上戳一下,还顺便吐了一口口水,幸好我让了一下,口水就吐到我旁边的那个不良少年脸上。吴明见状,哧地一声笑了出来,而那个不良少年一点反应也没有,像是他娘的一根木桩一样。

  “土匪!强盗!”那个女人出去前骂了句。

  何肖肖他们出去后民警就把门关上了,这样的情形让我想到了杀人灭口。

  随后那个关门的民警回到桌子后面拿了一根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后就朝我们走来,后来我才知道那是一条皮带。

  他朝我们走来,踢飞了一条挡路的凳子,然后蹲在我们面前。

  “你们真厉害啊!打人!”他说时皱起了鼻子,露出了两排白牙,不停地上下点头,像一只吃了摇头丸的癞蛤蟆一样。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